谢怜的若邪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

若邪炼成的过程很虐的,真的,书中是这么写的:“

不知为何,谢怜感到一阵不安,他穿上衣服下床,抓了两把抓了个空,发现自己敷面的白绫没了,推开隔壁屋门,道:“母后,你看到我的……”

 一推门,他一对瞳孔瞬间收缩成了两个极小的点。

 他的白绫找到了。

 那条白绫,悬在高粱之上,还吊着两个一动不动的老人身影,早就僵了。

 是他的父皇母后。

 谢怜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晃了晃,勉强扶住墙,还晃来晃去,没扶住,顺着墙滑了下来。

 他坐在地上,双手遮脸,突如其来的一阵呼吸困难,哭了笑,笑了哭,道:“我,我,我,我……”

 也不知对谁语无伦次了一阵,他又道:“不是,没有。我,等等,我,不行,我……”

 最终,一个完整的词都讲不出来,他转身大叫一声,猛地把头往墙上撞了十几下。

 他早该想到的。他父亲是一个多么古板老旧的君主,而他母亲更是那种根本见不得亲人受苦的母亲,尤其是还是为他们受苦。两个人都是养尊处优的贵族,这一路来居然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谢怜把头在墙上撞了几百下后,喃喃道:“风信,我父皇母后没了。”

 没人在听。

 这时,他才想到,要把父母的尸体放下来。放下来后,谢怜仿佛就没了事做,在屋里走来走去,看到桌上还有几盘冷掉的难看的菜,是他昨晚不吃让王后拿走的。现在,他六神无主地拿起来,全部吃了下去,一根菜也没敢漏,生怕少吃了一粒米。吃完后又开始呕吐。

 突然,谢怜抓了那条白绫扔到梁上,把自己的脖子套了进去。

 阵阵窒息袭来,然而,他始终清醒着。就算两眼充血,颈骨咔咔作响,他也始终清醒着。而且,不知怎么回事,吊着吊着,那白绫竟是自动松开了。谢怜重重摔在地上,头昏眼花中,发现那条白绫居然无风自动,仿佛一条毒蛇一般,缓缓盘了起来。

 这东西,竟是生出了自己的灵魄!

 被注入了法力,染上过谢怜的血,还吊死了两个皇族——如果谢怜会死,那就是三个。如此一条白绫,带了如此之深的怨气和邪气,不成精怪,反倒奇怪。



《天官赐福》漫画,南风盯着若邪看,得知若邪来历后会怎么想?

《天官赐福》中的谢怜有一常用法宝,那就是——若邪,不过看过原著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若邪的来历,这条白绫生有灵性,但它的诞生却是谢怜人生中永远的痛。

这条白绫是仙乐灭国之后,谢怜东躲西藏,为了不让人认出,天天缠在脸上遮面的。可即便是东躲西藏,白无相依然没有放过他。城外破庙,百剑穿心,这白绫沾满了谢怜的鲜血。后来谢怜“疯了”,他被朋友离弃,被恐惧笼罩,国王和王后怕拖累他,于是用这条白绫自尽

谢怜发现双亲自缢之后,万念俱灰,而若邪却从这无尽的绝望之中得以复生。真不知道谢怜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若邪的,甚至把这条充满不幸的白绫当作法宝

而在漫画中,南风扶摇第一次见到若邪是在与君山上。当时漫山遍野的鄙奴,南风扶摇因为是分身,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所以被牵制得厉害。而这个时候,谢怜召唤出若邪,威力不可小觑。

原著中南风可是一见到这“邪气”的法宝,就开始追问谢怜这东西的来历。而在漫画中,谢怜在逗弄若邪玩的时候,南风的表情可是相当的耐人寻味。小编觉得,南风只是觉得这法宝“邪气”太重,但是他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若邪的来历。

若是南风知道,当初他离开谢怜之后,谢怜都遭遇了些什么,不知道内心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后悔当初离开的那么决绝呢?

在天官赐福里,除了芳心,若邪是谢怜的主要法宝。可以这么说,若邪是谢怜所有噩梦的总和,陪谢怜度过了最难熬最无助的岁月。

当时白无相破了仙乐国,谢怜被君吾贬下凡间,这时候他是一个被贬下界的凡人,带着父皇母后从这个地方跑到那个地方避难。那个时候对谢怜而言极其困顿,身边能卖的都卖了,金像倒塌信徒散尽,整天东躲西藏为生计发愁。花城因为这场战争死在战场上,身边只有慕情风信两个侍从。可慕情和风信先后离开,城外破庙里百剑穿心厉鬼成型。

若邪出世在百剑穿心和风信离开后,一开始谢怜以白绫敷面,后来在百剑穿心时沾了谢怜的血,吊死了谢怜的父皇母后。这条小精怪出生在这么一个绝望的环境里,谢怜已经在老父亲的传销下动摇了,决意复仇的他戴上悲喜面,在无名鬼的牺牲下第二次飞升,又第二次被贬。

若邪的戏份还是很多的,比如让他绑女人它会特别开心,让他绑戚容就一脸委屈。风信也曾追问谢怜是怎么炼出若邪这一法宝的,如果他那时候没有离开,谢怜也不会差一点就成了白衣祸世。

若邪也很听君吾和花城的话呀,君吾让若邪把怜怜绑在奇英殿,花城在太子漂流记里说怜怜身上有怪物,若邪:“为了这个家我付出了太多。”

如果没有白无相的压迫,怜怜的飞升之路会很平安很顺遂,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的怜怜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抗压能力,有多大的拯救苍生的决心,是拯救苍生还是苍生不配这是个重要选题。正因为那些泥坑里挣扎的经历,才会成就一个从地狱回来后依然天真善良,傻里傻气,对苍生充满信心,不恨不怨的花冠武神。

虽然被贬的时候很虐,但是老父亲用心良苦,我不怪他,反而很心疼他。

若邪本是太子谢怜因下凡护国失败第一次被贬,以凡人之态携父母亲随逃亡路上为隐身份遮面的一条白绫。

白绫修炼成为谢怜的灵器,其过程是残忍的。

它亲历了谢怜逃亡路上的诸多不幸,目睹了谢怜颜面无存时的难堪,见证了谢怜神台之上百剑穿心之痛。

它被谢怜之血浸透,感知了谢怜父皇母后为让爱子解脱痛苦,悬梁自尽时的不舍和绝决之意。

谢怜想用它自绝,它却因种种怨和不甘自生灵魂。

白绫成若邪,从此盘在了谢怜腕处,成为谢怜身体的一部分。它的存在对谢怜来说,意义非凡,是战斗的灵器,更是心灵的救赎。

若邪本来只是一段白绫,在谢怜第一次被贬的时候因白无相被绑在谢怜的手上使他在百剑穿心的时候不得动弹,后来谢怜的父母又用这段白绫上吊,还粘上了谢怜的血,这才生出了灵魄

原本为谢怜用来覆面的白绫,在谢怜的父皇与母后,用其上吊自尽之后,吸收了深厚的怨气和邪气而化为精怪,成为谢怜的武器。

若邪绫真正活起来是在谢怜第一次被贬到第二次飞升之间,谢怜被白无相用若邪绑在一座大殿中被千剑穿心,后沾上了谢怜的血而有了灵性。






若邪就是太子爹娘和太子上吊的东西。没吊死太子,就归太子用了。若邪也不知道自己吊死了人。活过来的时候也很单纯。也听太子话。拟人想一想,就是一个杀了你父母的孩子,杀完人后觉醒了,前尘往事都不记得,只跟你好,只听你差遣。你就想想谢怜心里啥味儿的吧。


若邪绫真正活起来是在谢怜第一次被贬到第二次飞升之间,谢怜被白无相用若邪绑在一座大殿中被千剑穿心,后沾上了谢怜的血而有了灵性。